查看: 1900|回复: 5

【颖纪元】虫师 专题

[复制链接]
lz_skwa 发表于 2008-10-9 09:53:0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蟲师 MUSHISHI

[wma]http://image.poco.cn/mypoco/myphoto/20071104/23/20071104232817_3540643428.mp3[/wma]


亦非动物亦非植物,它们更像生命的原体——虫。关键词:虫、虫师、光酒、光脉、妖质


本作有漫画家漆原友纪从1999年开始连载于《月刊aftermoon》。迄今日文單行本由aftermoon comics至第七卷。获平成15年(2003年)文化厅Media艺术祭漫画部门优秀奖。
1.jpg (22.86 KB)
2008-10-9 09:19





【部分名词】



虫:如果把手指的大拇指看作植物谱系,其余四根手指看作动物谱系,那么人类就处在离心脏最远的中指前端位置,越往手的内侧生物也就越下等,但实际上手的血管是交织在一起的吧,那就是代表菌类和微生物,要是追溯到这一层植物动物的区别也就很小了。但是下面还有许多生物,就如同手腕之后还有肩,而后……居住心脏部位的生物们我们就称之为“虫”



游民”:工作是追寻流著生命之水光酒的光脉,以光脉的情报和虫师买卖




虚:虚是能游走于空间之间的虫,把虚困在蚕茧中便能用作传递书信,为居无定所的虫师和他们的亲友提供联络的好方法


笔记者,使命就是籍著笔录虫的故事,把禁虫封印在卷轴上,因此狩房家收藏了很多宝贵的文献,也就是狩房文库


光脉:隐藏于地下黑暗深出的由无数生命的原生体组成的类河,对能看到虫的人来说,它就是埋于地下的发光的‘河流’。在阴阳交界的地方,有着叫做“光脉”的生命之源——与天上的银河相对,它在地下静静的流淌



光酒:为了特殊目的,虫化为人型赐予人的酒,喝下后,会拥有虫的性质,脱离人类的生存法则



妖质:与常人不同,具有妖质的人是可以看到以上这些与虫有关的现象的



【《虫师》印象】


另一个世界,住着一群与常见动植物孑然不同的生物。远古以来,人们敬畏地称它们为『虫』。当虫的世界和人的世界重合时,虫师银古便会出现。


介绍中提到的虫显然不是看上去肉呼呼扭动的小东西,而是一种最接近生命本源,类似灵体的生物。它们有自己的生存方式,而这种方式却可能有驳于人类的常识,甚至危害人类的生存。于是就出现了『虫师』这种职业,他们云游四方,对虫的生命形态,生存方式进行研究,并接受人们的委托,解决可能是由虫引起的怪异事件。银古,正是他们的一员。



银古,他出入穷乡僻壤去追寻虫的足迹。虫可能潜伏在人的身体中,潜伏在沼泽地中,潜伏在整个山岭中;带来疾病、瘟疫等可怕的灾难。银古穿越草木的意识,找到结症,予以化解。他一路走来,与少年天才画师、写虫之卷的女孩,保佑一方平安的大师……惺惺相惜,又黯然别离。在这里,共存与牺牲,始终是最伤感的话题……



【《虫师》TV版】

《虫师》 ——2005年秋季被一家名为“Air Land”的小公司动画化,全26话。客观的说,尽管它成功的再现了《虫师》原作的意境,但仍旧免不了小众漫画的寒酸…………


STAFF
原作:漆原 友纪
监督:长滨 博史
角色设计/总作画监督:马越嘉彦
脚本:伊丹 あき桑畑 绢子 山田 由香
美术监督: 胁 威志
音响监督:たなかかずや
动画制作:アートランド
制作:「虫师」制作委员会

[ 本帖最后由 坠落天使 于 2008-10-29 13:52 编辑 ]
 楼主| lz_skwa 发表于 2008-10-9 09:53:37 | 显示全部楼层
关于故事

2.jpg (58.49 KB)
2008-10-9 09:27






ギンコ[ginko]
银古
CV:中野裕斗
虫师,连接“虫”、“ヒト[hito]”与现世的人。解决一系列“虫”和人类间的问题。由于自己有吸引“虫”的体质,而边做着流浪的旅行,边巡视以调查、探索“虫”那边的世界“ヒトhito”带来的不可思议的现象。坚信着“生命不是为了威胁到其他生命,而是为了维持自己的延续而存在于世。”
3.jpg (24.35 KB)
2008-10-9 09:27


4.jpg (31.11 KB)
2008-10-9 09:27


5.jpg (25.03 KB)
2008-10-9 09:27


6.jpg (25.41 KB)
2008-10-9 09:27


7.jpg (37.02 KB)
2008-10-9 09:27


8.jpg (36.57 KB)
2008-10-9 09:27


9.jpg (21.57 KB)
2008-10-9 09:27


10.jpg (24.08 KB)
2008-10-9 09:27


11.jpg (21.8 KB)
2008-10-9 09:27


12.jpg (32.31 KB)
2008-10-9 09:27


13.jpg (24.72 KB)
2008-10-9 09:27


14.jpg (30.27 KB)
2008-10-9 09:27


15.jpg (20.76 KB)
2008-10-9 09:27


16.jpg (15.48 KB)
2008-10-9 09:27


17.jpg (30.55 KB)
2008-10-9 09:27


18.jpg (25.64 KB)
2008-10-9 09:27


旅程,还未结束…………

[ 本帖最后由 lz_skwa 于 2008-10-9 12:03 编辑 ]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lz_skwa 发表于 2008-10-9 09:54:02 | 显示全部楼层
虫师语录
19.jpg (31.93 KB)
2008-10-9 09:33


请闭上第二层眼睑,通往黑暗的道路就会显现。——第2话 睑之光

不能接梦话的话茬,因为那是另一个世界的语言。——第4话 枕小路

谁都没有错,人和虫都只是为了生存。所以你要活下去。——第4话 枕小路

梦与现实的夹缝就是“魂居之处”,谁若能通过这条路,就能看到那个世界。——第4话 枕小路

它活了数万年,你同它走过了最后的旅程,能相见真是太好了呢。——第5话 旅之沼

沼泽诞生,随后积聚,其怀中酝酿的世界末日,自发地,启动。——第5话 旅之沼

日出日落,朝颜花只一日,日落日出,附近花开一片,但已非昨日之花。然,艳丽不改。——第6话 吸露群

不是件容易的事吧,但是,在你的眼前,徜徉着无边无际的时间。——第6话 吸露群

仅仅是为了活而活,就没空闲了。——第7话 雨临虹起

休息对于生存而言,也是紧要问题。——第7话 雨临虹起

感觉身体里有空隙的样子,神清气爽无比自在。——第7话 雨临虹起

被虫影响的人,其实是基于自己的选择才会走上不归路。——第8话 海境来客

根植于先古血肉中的幼苗啊,长出碧绿碧绿的叶,接下沉甸甸沉甸甸的果实。——第9话 沉甸甸的果实

你若能吃下我的生命,就感觉死亡也不怎么可怕了。——第9话 沉甸甸的果实

你只是在后悔把不该带入人世的东西唤醒了。虫本身没有错,所以让它恢复本来的样子就好了。——第10话 憩砚之白

不要被恐怖和愤怒迷住双眼,所有生物只是依借其存在方式而存在的。——第12话 眇之鱼

开于严冬飞雪,却带来春天的信息。到了万物复苏时,它又悄悄隐去。——第15话 啸春


[ 本帖最后由 lz_skwa 于 2008-10-9 12:04 编辑 ]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lz_skwa 发表于 2008-10-9 09:54:31 | 显示全部楼层
关于音乐

虫师 The Sore Feet Song /CW:虫宴

【收录曲】

 1. The Sore Feet Song(フルサイズ)/Ally Kerr

 2. 虫宴 /作曲:増田俊郎

 3. The Sore Feet Song(TVサイズ)/Ally Kerr

     不是华丽的画风和帅气的人物 却有引人思考的情节,借由“虫”的故事说出 主题歌是来自the Sore Feet Song 是来自于苏格兰的Ally Kerr和他的乐队,擅长温柔的吉他旋律与上口的苏格兰传统民谣式曲风相融合。歌曲风格融合了苏格兰传统民谣和清新独立流行风格,延续了Indie一贯的清新吉他风格。

  【下载地址】  http://image.poco.cn/mypoco/myph ... 2817_3540643428.mp3

【《虫师》电影化】
21.jpg (112.45 KB)
2008-10-9 09:36



导演: 大友克洋
主演: 小田切让 江角真纪子 苍井优 大森南朋

  延续了原著的幽淡氛围,小田的银色白发,与原著中的银古如出一辙,相似度颇高。。。不过我最想说的还是编剧的功力问题。。。原本看过虫师的动画片的,动画采用的是段落式叙述法,描述旅途中的虫师银古的所见所闻,有一个个小故事串联而成。。。


  整合成一部2个多小时的电影的确不容易。。。又要剧情能够连贯在一起,实在很考验编剧的改编功力。。。但是,看过后,我感到很吃惊,不仅不会让我这个看过的人感到不明白,我像之前没看过虫师的人,也能够看懂。。。而且,把银古的由来作为一条主线贯穿在电影中,实在是精妙。。。


  银古——原来是一个父母死于洪水的小孩子,被另一位虫师收留,那时的他叫做阿善,看得见虫的他,在池塘边看到了那些只有一只眼的鱼。。收留他的虫师想哄他走,可是他不愿意离开,在那个夜里,他们遇上了名叫永暗的虫,永暗吞噬了他们,为了救他,那个虫师抠出他的眼睛作为交换,他终于逃离了永暗,但是他忘记了自己的名字,并把自己以能够吞噬永暗的虫银古作为自己的名字。故事不断穿插着小时候的银古,和长大后的虫师银古,过去的经历和眼下的经历重叠在一起的关键就是记述虫师杀虫故事的小姐。。。一切都如冥冥之中有安排一样,他又重遇当年的那个虫师,记忆一点点回到了身体里,光明与黑暗互相搏斗,过去与现在交缠~~~


  看过后,有那么一点点淡淡的忧愁,典型的日本风格。。其实很喜欢原著的那种淡墨绘画风格,独眼白发的银古,孤独一个人走在旅途中,总是那么淡淡的。。幽绿的山川,河流,生命之源光脉,奇幻的故事架构,都是这部漫画成功的所在,有时会感叹为什么中国人就没有这样的想象力呢?从小刻板的教育,束住了我们的想象力。。。而日本的小说漫画犹如一股清新的风吹来,解决我们心灵的饥渴。。。。
22.jpg (35.78 KB)
2008-10-9 09:36


23.jpg (32.08 KB)
2008-10-9 09:36

[ 本帖最后由 lz_skwa 于 2008-10-9 12:04 编辑 ]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lz_skwa 发表于 2008-10-9 09:55:06 | 显示全部楼层
【进阶——全25话剧透】

在彼岸世界,有一种与动物和植物截然不同的生命。远古以来,它们被敬畏地称为“虫”。为了寻找它们,虫师踏上了漫长的旅途。

第一话:绿之座

人:五百藏森罗,廉子

虫:初登场

能赋予所绘图象生命的神笔少年森罗,与虫师银古相遇了。深夜,银古抓住了一名半人半虫的美丽少女。她竟是森罗已经去世的奶奶廉子。参加过“虫宴”的廉子,无法作为完整的人死去,一直在家中徘徊。为了见到廉子,森罗再次提起神笔,画出了盛满生命之酒的绿盏,使廉子以少女之躯再生。但碎盏难圆,她已永远失去了人类的生命。

看点:铺天盖地的绿。作为TV动画第一话,从画面到音效堪称惊艳,总体水平赶超剧场效果,让之前不少冷眼观望的读者对动画燃起极大热情。

译名辨析:しんら,森罗,一做神罗,应该是日本人比较尊贵的名讳,具体资料待考。个人觉得“森罗”似乎更符合作品氛围,所谓“森罗万象”,正是虫的另一种含义。

第二话:睑之光

人:翠,阿齐

虫:黑暗瞳虫&液态虫

小姑娘翠得了无法医治的眼病,只能住在黑房子里,少年阿齐是她唯一的朋友。在翠的引导下,阿齐也闭上了第二层眼睑,看见了黑暗中的光芒。但寄生在他们眼中的虫却因此加速繁殖起来。闻讯赶来的银古诱杀了从翠的眼中爬出的虫,却又用虫治好了翠的眼睛。用虫的眼睛看着这个世界,翠露出了略微寂寞的笑容。

看点:从翠眼中汹涌而出的虫,向着月光升腾。作为原作最先得奖的一话故事,兼顾了各方面的平衡。首先,紧张刺激的捕虫过程被很好地商业化,成功抓住还没被彻底吸引的低龄观众。其次,黑暗瞳虫和液态虫的存在形态初步展现了整部作品的世界观:黑暗与光明共生,彼岸世界不可触摸,人不能长久注视虫的世界,否则便会迷失自我。最后,牵涉银古身世的眼睛也被提及,一个悬念伏线千里,与12话《眇之鱼》遥相呼应。

译名辨析:液态虫,在这一话里其实没有给予专用名词,仅仅从形态上加以描述。但从后面的故事来看,翠眼中涌出的和银古注入假眼球的,应该就是《眇之鱼》中的“银虫”,即带来“永暗”的光之虫。

第三话:柔角

人:真火

虫:呍&阿

在被雪覆盖的寂静山村里,村人一个接一个失聪,而真火却因为听见太多的声音无法正常生活。这一切都与寄生在他们耳中的虫有关。驱逐它们的秘密就藏在真火的体内,提示的线索则在真火母亲的遗言里。危急关头,银古终于找到了答案。他教真火捂住耳朵,听见了自己体内如熔岩般的巨响,那是比任何生命都强大的求生意志。虫终于被真火的生命之声赶出了体外。

看点:大音稀声,落雪无痕。可是,你一定听见过极度寂静中耳中的嘶鸣,你一定感受过捂住耳朵时肌肉传来的搏动,在我们小小的身体里,蕴藉着如此巨大的力量,怎能不令人惊奇呢?对这种种声音的精妙捕捉是本话的一大亮点,甚至耳朵有点堵住时、半通时的听觉效果也分辨得如此生动明晰。这一话是用来“听”的,建议没有好的音响不如不看。故事本身更是目前为止最为积极明朗的:尽管在自然的力量面前,在自己的情感面前,人似乎很脆弱,但求生的意志却总是如此强大。正因如此,少年最后才能告别孤独,带着对母亲的思念,勇敢地活下去。

译名辨析:柔角,不仅长在头上,也长在少年的心中,是对逝去母亲的眷恋,是对脆弱生命的不安。有翻做“柔软的角”,个人觉得反而缺少了韵味。

第四话:枕边小径

人:金

虫:梦野间

依靠虫带来的预知梦,金将命运握在手中。可是随着噩梦不断应验,金逐渐发现了可怕的真相。原来虫带来的并非预知梦,而是将梦转化为现实的能力。当金发现是自己的梦毁了全村时,深深的自责与恐惧驱使他挥起刀,想要斩断这场无尽的噩梦。但接触过彼岸世界的人,再也无法回来了。金最终将刀刺向了自己。

看点:从第4话开始,总算出现了以成人为主角的故事,因此故事开始涉及人虫争夺生存权的严酷主题。银古在这一话表明了自己的观点,这个观点也一直贯穿着后面的故事:”谁都没有错,人和虫都只是为了生存。所以你要活下去。”但最后还是以悲剧收场。个人以为这一话的画质有所下降,对其中梦与现实诡异的衔接过程,不如漫画刻画得出色。对最后那个“枕头是人的魂之居所”的表述也欠缺冲击力。怎么说呢,似乎在《虫师》的故事里,牵涉到成人的故事往往无奈、悲哀而且没有希望。他们无法舍弃自我,无法与虫共存,最后只有你死我亡,而人类常常成为失败的一方。不过话说回来,这一话的漫画实在让人读得云里雾里,动画倒是把故事给讲明白了。比起时下许多大牌导演动不动做些没人看懂的动画,这马越嘉彦显然是个有诚意的厚道人呀……

第五话:旅行的沼泽

人:庵

虫:水虫

被当做祭品死去的少女,因为经过的水虫而得救,因此与水虫结伴而行,虽然身体变成了虫的一部分,意识却仍渴望活下去。然而,水虫的旅程终点却是死亡。在最后的入海口里,银古终于从水虫体内救出了半透明的少女。她决心在这水虫死去的海边,依靠自己的力量活下去。而水虫的子孙们仍在林间游荡,寻找着自己的道路。

看点:这一话里出现了银古的一个重要朋友化野,职业是医生,爱好是收集奇怪的东西。但个人最爱的还是片末的女声念白,她同时也是12话《眇之鱼》中影响了银古一生的女虫师奴伊。从没听见日本动画里有如此沧桑有力而冷静超然的女声,我当时完全被震撼到了。CV土井美加,单凭这一把声音,就足以画尽了万千风景,银古和她一比根本就是个小孩子……

五话小评:

在这个世界上,有多少种生命,就有多少种爱恨别离。活着固然美好,别离依旧悲伤。在不断的相逢与别离的背后,我们能拥有的只有记忆。只要人心还在,这旅行就将一直持续下去。作为青年漫画,虫师的故事虽然是灵异单元剧风格,原作含义却非常深奥晦涩。因此很多人对动画能否成功抱着怀疑。但事实证明,只要在商业和艺术间找到平衡点,任何动画都能成为经典。而且比起漫画,动画的故事更清楚明了。从第一话里那异常鲜艳的绿色带来的视觉冲击,到第二话里迎着月光舞动的眼中虫,到第三话里对人体种种声音的精妙再现,再到四话以后展开的虫类世界,无不紧紧扣住观众的眼球。而清丽脱俗的配乐与拿捏得当的声优,更忠实再现了那个悠远寂寞的虫师世界。

化野是个有趣的人,和银古是损友,也是《虫师》里少有的固定角色之一。银古在旅行中会定期去化野家,有点像中转站似的地方。从这点来看,第五话最后结束在化野所在的渔村,也许不是平白无故的,正好结束动画的一个回合。

这开场的五话无论在画面、音乐、选材还是剧情拿捏上,都堪称动画改编典范,不仅有诚意,而且有实力。许多事先不看好的人因此开始追《虫师》,许多以前不知道的人也因此开始追《虫师》。对大多数人来说,要彻底了解虫师的世界需要时间与阅历,但动画可以给我们一个仅仅需要感动就够了的世界,而且忠实原作,而且浅显易懂,将更多的人吸引到虫师的世界里。所以,无论是从商业角度,还是文化推广角度,动画的功劳都以超出了原作。

****************************************

小歇后,旅程继续。人与虫,能否互不干涉地生活在同一片天空下呢?彼岸世界与人间相接时,故事静静展开,诉说着无尽的幻想与乡愁……



第六话:朝花夕露

人:阿轩&阿古

虫:昼颜之虫

银古受少年阿轩邀请来到孤岛。这里的岛民信奉一种朝生夕死的“肉身神”。岛主为谋取私利,用昼颜花引诱女儿阿古成为“肉身神”。在阿轩帮助下,银古找到了寄生在阿古鼻中的虫。得知真相的岛民砍死了阿古的父亲。面对父亲的尸体和儿时玩伴的背影,阿古无法接受悲惨的命运,再次拿起了染血的昼颜花。也许只有在无悲无喜的生命里,她才能得到真正的幸福与平静。

看点:肉身神无知无识,无欲无求,一到夜晚就会迅速衰老死去,第二天又与初生的太阳一起获得新生。这样的生命形式令我们感到十分奇妙。但是,一旦体验过朝生夕死,面对无限时间的洪流反而会感到畏缩。结局极为悲哀的一话,与虫完美融合的孩子其实只是在逃避现实,因为人的世界是这么残酷……

译名辨析:首先是回目标题:露をぅ吸群,有翻做“吸露群”,个人感觉一则比较别扭,二则无法传递时间流逝、物是人非的意味。其次是关于其中出现的花,原文ヒルガオ,鲁迅曾考证过这种花,就是我们俗称的“旋花”,也就是唐诗中常提及的鼓子花,在日本的正式名称叫“昼颜”,形状类似牵牛,白天盛开,夜晚凋零,香气浓郁,其生长习性也暗合着故事里“肉身神”的一日一轮回。类似的花还有夕颜(傍晚盛开)、朝颜(即牵牛花,早上盛开)。但一般我们不会分这么细,所以翻译时统为“牵牛花”,便于观阅的流畅感。但多了解点这种花的知识,也许对理解故事会有助益。第三是关于虫名,原作中没有给出确切的名字,所以暂以它寄生的花作为名字,而它的形状,也就像“旋花”的藤蔓般,是一段弹簧似的螺旋形。最后是关于开篇和结尾的两段类似俳句的念白(我心爱的土井大人^_^),大部分字幕是做了直译,看起来像在讲述日升日落,花开花谢,也是很好的,不过我个人更中意的是意译,签名档里有,不引用了。

第七话:雨后彩虹

人:虹郎

虫:虹蛇

银古遇见了为追寻彩虹而旅行的虹郎。虽然出身造桥世家,虹郎却毫无才能,还因名字古怪受人嘲笑。然而,痴迷彩虹的父亲“用生平所见最美丽的东西给孩子取名”的心情却打动了虹郎。他拒绝改名,踏上了寻找彩虹的漫长旅途。但是那并非彩虹,而是颜色相反的“虹蛇”,一种活着却没有意志的流体虫。银古和虹郎能找到梦幻之虹吗?顺应水流而动的“虹桥”,默默诉说着父子两代造桥匠的执着人生。

看点:银古和虹郎对旅行意义的争论。银古认为旅行是为了休息,虹郎认为旅行是为了寻找。虹郎说银古对人生太不认真,银古说虹郎是在逃避……当然我个人是喜欢银古的观点啦。定下明确目标的旅行,往往会忘了路边风景。而不管何种旅行,可以说最大的收获就是旅行本身。银古这个招虫体质,因为无法长住一处才满世界跑,因此他的旅行还带有乡愁的意味,最终到站停靠处就是他的归宿(无论动画还是漫画,这一天都不要太早到来吧,阿门)。另外本话里握于手中的“虹”也是一大看点,“将梦想握于手中”在虫师的世界里成为视觉上的现实,非常神奇。

第八话:海境来客

人:白羽&道子

虫:海千山千

在海边小村,银古遇见了奇怪的男人白羽。自从妻子在海上迷雾里失踪后,他就一直在搜寻遗物。在银古的建议下,白羽决定忘记过去,开始新的生活。然而,跟随银古出海探查“海千山千”时,失踪三年的道子竟出现在迷雾中!抱着活生生的妻子,白羽再次选择了过去,却再也找不到回陆地的方向。而此时,道子正在他怀中渐渐化为泡末……面对无法割舍的过去和充满希望的未来,白羽会做何选择呢?

看点:画质回升,颜色极赞,并借银古的口明确地提出了“被虫影响的人,其实是基于自己的选择才会走上不归路”的观点,讲直白点就是“苍蝇不叮无缝的蛋”……白羽的妻子挺可怜的,一念之差想离开丈夫,偏偏就赶上了虫来袭。她死前想必是后悔的,所以那一点执念才会在三年后借着虫体与丈夫再会。整个故事走向还是比较明确的,关于过去和未来的选择。从拿着妻子的发簪念念不忘,到微笑着看渔村小姑娘穿上妻子的遗物,白羽的选择符合我们大家的期待,与《朝花夕露》恰成对比。

译名辨析:白羽,原文シロウ,也有根据读音翻成“四郎”的,具体待考。海千山千:据说蛇在海中修炼千年,在山中修炼千年,就能变成龙,原作没有确切名称。

第九话:沉重的果实

人:祭司

虫:破落之实

天灾之年也能丰收的小村里,每到秋天就有一人长出“瑞齿”而死。银古发现瑞齿其实是一种名为“破落之实”的虫,正在破坏自然的均衡。然而,祭司却无视银古的警告继续使用“破落之实”,甚至不惜将自己做为祭品,换取全村的幸福。面对憧憬着村庄的繁荣景象死去的祭司,银古决定打破虫师的最大禁忌。在丰收的欢庆声里,不复为人的祭司注视着这片祖先的土地,露出了幸福的笑容。

看点:本话首次出现别的虫师,而且银古在这一话里逆天……错了,是打破了虫师的最大禁忌,插手干预自然界力量的平衡法则,制造出第二个半人半虫的“东西”——老祭司。做决定的银古感觉特别酷。而遵循自己的选择,变得不人不虫的老祭司貌似也很幸福,再次证实“苍蝇不叮无缝的蛋”,人的幸福与否还是要靠自己的选择。

译名辨析:破落之实,ナラズの実,原意待考。(个人猜测:大意应该是指成熟后掉落的果实,有点“瓜熟蒂落”的意思。)

第十话:憩砚之白

人:女制砚师錾

虫:噬云

孩子们在化野医生家研磨一块极品砚台后,突然患上了无法治愈的寒病。制砚的少女錾告诉银古,用过砚台的人都已死于寒病,此后她便放弃了制砚。原来在砚台中栖息着名为“噬云”的虫,有风则飘浮天际,无风则沉积为石。自责的錾想销毁砚台,但银古和化野认为虫是无辜的,劝说她让噬云回归自然。在夏日晴空中,噬云化为冰雹纷纷坠落时,女制砚师也重拾起制砚的信心。

看点:噬云被气压所迫,钻出孩子们的口鼻时,非常壮观。对人心的刻画一般,银古和化野有点说教味。但重点落在世界观的进一步展现上:“你只是在后悔把不该带入人世的东西唤醒了。虫本身没有错,所以让它恢复本来的样子就好了。”原作里对随着时代进步,逐渐没落的行业有深切的同情,这种同情也反映在女制砚师从被迫放弃制砚到重操旧业的变化上,而动画对此弱化处理,使故事变得更单纯了。

译名辨析:女制砚师在原作中没有出现名字,但在某字幕组的动画中出现了“錾”的称呼(凿打坚硬物品),不知是人名还是对制砚师的称呼,待考。虫的名字有翻做“吃云”,个人觉得颇有饕餮相,不如“噬云”,有种文雅的诡异韵味。

十话小评:

这5话取自原作2-3卷的故事,无论在剧情编排上还是立意上都成熟了许多,除了第六话,总的来说故事和人物都很积极。无论是第七话的虹郎,第八话的白羽,还是第九话的祭司夫妇,第十话的制砚师,都努力把握住了自己的人生,比《旅行的沼泽》里被银古救出的姑娘积极得多。

动画制作上依旧保持了水准,第七话和九话的画面效果直追《绿之座》。第七话里,当七彩瀑布倒流时,天地间仿佛独剩虹蛇的那种气势,美得令人窒息,难怪造桥匠父子“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了。第九话里那沉甸甸黄灿灿的稻谷,在彰显丰收的喜悦时,也透露着生死轮替的悲哀与沉重。而音乐方面则越来越精彩,每一话的ED都是从剧情中延伸出来的背景乐,非常自然,有一种余音绕梁的悠远韵味。

最为深刻无奈的故事是第六话的《朝花夕露》。朝菌不知晦朔,蟪蛄不知春秋,所以朝生夕死的虫也就没有悲喜,不会受伤,因此成了逃避现实的最好方法。像这样的故事的故事在漫画里还有不少,而且篇篇精品。但是作为动画,恐怕还是会选择比较积极的主题吧。

和前五话一样,这一回合的故事再次结束在化野家。这究竟是巧合还是制作组刻意的呢?如果是刻意的,我大概可以推测第15话会选择原作的哪个故事了^_^

立于人与虫的相临点上,虫师银古的箱子里,传说仍在继续……

*******************************************************

远眺群山,风景万千。

无限的生命,不定的形态,往返于人虫之间,虫师银古的旅程跨入了山野新章。

第十一话:沉睡的山

人:无直

虫:鼹虫&白蛇

剧情:山中出现种种异象,银古操纵“鼹虫”找到失踪的老虫师无直,发现他竟是山神。原来误杀旧山神后,无直就担负起了神的工作,以至不堪重负。为了村人的幸福,无直不顾银古的劝阻召来了“白蛇”。吃掉无直的白蛇成为了新山神,自然也恢复了平衡。沉睡的山中,只有对逝者的追忆仍在初雪的寒意中袅袅不散。

看点:第三个虫师了哟,可是为什么又是老头子……白蛇的叫声极赞,召唤鼹虫的银古极帅,老虫师的帽子极有趣。银古又想逆天,不过这回失败了,最后对着白蛇无悲无喜的眼睛,坐在初雪的山坡上时,他的背影好悲哀……

译名辨析:这一话实在有太多的专用名词,而且居然都语出无典,恨。

鼹虫:ムグラ,这个类似鼹鼠和澡草类结合体的词语,有好几种翻译。根据它的形状,可以翻为“葎”,一种野草,但作为虫的特色不明显;根据它的习性,可以翻为“土龙”,蔓延在土中,如同山的神经,但又似乎太难听了。最后根据它的活动状态,和虫相结合翻为“鼹虫”。(话说,这东西比式神和白眼好用多了,就是使用地点比较局限……想歪了T_T)

山神:这个词在原文里有好几种叫法,第一种是ヌシ,是银古看到山的异象后,最初推测的东西,类似土地神之类的神灵,可以翻成守护灵、灵兽,在故事里就是指守护山的存在,但当时银古还没确定是什么虫。第二种是山の神怪,是银古和老虫师对谈时提到的,明确的山神,故事里被误杀的山の神怪是一头野猪(让人联想起《幽灵公主》呀)。第三种是クチナワ,本意是“龙”,是一种专吃ヌシ然后取而代之的虫,样子是巨大的白蛇,叫声像敲钟。有字幕组翻译为“朽绳”,出典不明。

第十二话:眇之鱼

人:银古&奴伊

虫:永暗&银虫

剧情:孤儿阿勇被虫师奴伊收养。他发现奴伊和池塘里的鱼都只有一只眼。奴伊告诉他,寄生在“永暗”里的“银虫”夺走了他们的眼睛。目睹独眼鱼被“永暗”吞噬的景象,阿勇劝奴伊逃离。但一切都已太迟,奴伊进入了永暗。为了让阿勇活下去,奴伊教他献出右眼。重回人间时,阿勇已失去了记忆。他为自己取名“银古”,用仅剩的眼睛望着阳光,独自踏上了漫长的旅途。

看点:终于终于终于……来到银古的身世揭密之卷了!最大看点当然是银古的素颜……错了,是作为正常人类时的正太脸。这一话让我们发现原来死鱼眼也曾有过圆溜溜亮晶晶的纯洁时代,着实让人感动。当然个人最喜爱的绝对是土井阿姨配音的奴伊啦!银古的老师,再生父母,精神导师……随你怎么说她的地位都不为过。在这一话里,对《睑之光》以来悬停空中的“黑暗与光明共生”的现象追本溯源,“永暗”和“银虫”被作为正式的虫名提出,银古的白发和独眼的秘密也揭露了,同时也布下更大的悬念:一旦开始白化,迟早会变成“永暗”。那么银古的光明世界会在什么时候走到尽头呢?令人担忧又令人期待后继发展。然后我们发现,原来我们一直在用银古的目光观察的这个世界,其实是自奴伊一脉相承的!难怪之前各话的旁白要用奴伊的声优了!(也可见我家土井阿姨的地位有多么重要^_^)。

按漆原本人的说法,这个故事本来是个独立于系列之外的,但却深受读者喜爱,大概因为看动漫的人大都有对主角的由来刨根问底的习惯吧。借着追查主角身世,我们逐渐接近银古的内心;借着奴伊的故事,不动声色地对前11话的世界观做了小结。十二话是动画的一个季度结束时,在这里选择《眇之鱼》,在给人“故事告一段落”的感觉同时,也有种“新的旅程即将开始”的隐隐期待,制作方确实是颇费了一番苦心的。

译名辨析:永暗,原文“常の闇”,表示恒常存在的黑暗,目前为止我想不出有什么比“永暗”更合适的译名,虽然这个词看着有点别扭。银虫,原文“银蛊”,注意“蛊”其实是“蛊”的繁体,“蛊惑人心”这个词都听说过吧?也就是说“银蛊”这个名字带有迷惑人心的意味。而在篇末出现的银古的名字“ギンコ”,似乎只是“银蛊”的片假名读音(不确切,待考)。银古之所以会给自己取这样一个名字,大约是暗示着他并未完全遗忘在“永暗”中发生的事,至少最重要的“银蛊”的发音他还模糊记得。这个名字里有他沉没的过去,有他存在的意义,也将伴随着他走完与虫相伴的一生。

第十三话:一夜桥

人:阿全&花子

虫:伪葛

剧情:在一座仅以吊桥与外界相连的山村里,传说摔落桥下的人会失去魂魄。花子在与阿全的逃婚途中失足落下峡谷,却毫发无伤。银古发现她被一种名为“伪葛”的虫寄生,可能已经死亡。唯一的希望是等“一夜桥”出现。午夜时分,伪葛开始迁移,形成了横跨山谷的一夜桥。它能否引渡这对恋人到达幸福的彼岸呢?

看点:一夜桥的形成没有预想的壮丽,在惨白的月色下无光无彩地纠结,无声无息地消逝。但回头一想,一对小恋人都死了,几乎黑白的画面才更适合这个故事也未可知。必须再次指出的一点:“苍蝇不叮”原理在这个买卖婚姻的悲剧里仍然有效。阿全和花子掉下桥前,都对自己选择的未来感到惶恐,继而犹豫,继而退缩,继而回头。而古今中外的传说里,逃跑中回头都没有好下场,因为那代表信念的动摇。带着这样的犹疑,即使逃到了新世界,俩人也不会幸福吧。那么,是不顾别人追求自己的幸福,还是牺牲自己成全别人?阿全和花子为此彷徨而丢失了得到幸福的机会。但在故事结尾,银古还是说出了“一夜桥一定会很快再架起来的。”虽然得到幸福的机会非常短暂,但追求的渴望无论人或虫都一样强烈。只要有这种愿望,希望就恒久存在吧。


第十四话:笼中

人:木助&小雪

虫:借间竹

剧情:木助一家无法离开竹林,被认为是白竹精作祟。银古发现白竹其实是一种名为“借间竹”的虫,而木助的妻子小雪就是人虫混血儿“竹之子”。主竹的汁液养育了她,也困住了木助。看着丈夫思乡的背影,小雪流着泪砍倒了如同父亲的主竹。失去了食物来源,“竹之子”们不到半年便相继过世。然而在她们的墓碑上,新生的竹笋里却再次传来了婴儿的哭泣……

看点:补完中。总的来讲这是一个“恋爱是两个人的事,婚姻是两家人的事”的故事,而夫妇俩都为了彼此背叛了自己的家族——这话题太沉重了,我还是等着看翠油油的竹林,和包在笋衣里的粉嫩嫩的竹妖吧~~


第十五话:啸春

人:春见&玲

虫:空吹

剧情:银古躲避风雪时,认识了玲和春见姐弟。每当冬天粮荒时,春见就会失踪,然后带来冬天没有的野菜,一直昏睡到立春。银古告诉玲,作怪的是一种名为“空吹”的虫,并教给春见各种虫的知识。但这一回春见昏迷后却再没醒来,去调查的银古也被空吹吸走精气陷入昏迷……违反节气盛开的幻春之花,大雪中翩翩飞舞的空吹,远离尘嚣的农舍里,人与虫比邻而居,究竟会发生什么样的故事呢?

看点:关于银古的故事里,《啸春》是除了《眇之鱼》、《笔之海》外我最喜欢的一个。前面的故事里,不是虫吃了人,就是人杀了虫,要不就是赶走虫,总之就是做不到“独立自主,和平共处”。但这一话里,在大雪的深山里,吸取人的精气,却又给人带来春之讯息的“幻春”,与春见一起回家,在同一屋檐下渡过严冬,化茧成蝶的“空吹”,竟都是这样美丽,这样祥和。人与虫比邻而居的地方,不正是虫师寻求的最终境界,适合银古的家园吗?


十五话小评:

终于进入身世篇了……我是说,我们终于知道银古除了有个粗心的医生朋友外,还有个启蒙恩师奴伊。这个女虫师虽然是初次露脸,但我们也不会太陌生。首先,银古从模样到表情到抓虫的本事都是从她身上扒下来的;其次,我们之前也没少听过她的声音——没错,就是那个在各话结尾时念白的女声,那充满了沧桑的力度,那似乎超然物外又无比温暖的感情,给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然后,我们还知道了银古也曾是个非常可爱的小正太,有一双乌溜溜的大眼睛……

这次的故事都发生在山里,盛夏天空里淡淡的青灰,秋季山林里金色流转,白雪的山上鲜花盛开,白竹比人类更有人情味,横跨山谷的一夜桥能否引渡渴望幸福的那对恋人……最后,一旦开始白化,迟早会被永暗吞噬的银古,他的旅行究竟有什么意义?将终结于何方?

前面曾预测动画每五话要做个结,而且五话和十话确实都结在了化野医生家。这一回的中转站《啸春》更给我们提供了YY的大好理由:玲是个多好的女孩,又多么需要银古啊。银古桑,勇敢地追求爱情吧!让春见继承你的衣钵吧……

根据目前的趋势无责任推测:20话或26话会出现《笔之海》的故事,但是原作里的《笔之海》在《啸春》前面啊……难道说制作方想撮合银古和玲?可是我更喜欢那个混身爬满“纸鱼”的残疾姑娘啊……

大结局怕是会做开放性的吧,就好像五、十、十五话一样,旅程暂告一段落,似乎有结束的兆头,但抬头一看,未来还很漫长,路边风景万千,所以故事永不会结束。


第十六集 晓之蛇

“影魂”,吞食记忆的虫,半透明的黑幕一样的,躲在古老的大树的树荫中,与之同化,在那儿等待人或动物歇息,入睡后就从其耳朵钻入大脑,然后宿主就基本上无法入睡,记忆一点点丧失。然后吞食了一定量的记忆之后,就会在脑内*分,趁宿主打盹的时候将分身释放到体外,分身又躲在树荫中,如此越来越多。
那本是长时间日照后就会消失的弱小生物,但潜入体内后就会深入脑中,毫无办法。弱点只是惧怕阳光,但阳光却无法照到脑中。不过或许可以记住不想遗忘的事物,因为记忆中有一片领域不会被“影魂”侵犯,每天一再重复的所做所看所思,为了不让宿主死去,日常生活的基本记忆大概会留到最后吧。但当记忆被吞食得差不多了之后,那些也有可能会被吞食。对策是尽量多储存记忆和一而再再而三地回想不愿遗忘的事。

第十七集 虚穴取茧/摘取虚茧

“玉茧”,是两个蛹并起来的大大的茧。一般,茧是一根丝织成的,玉茧因为是两头蚕织成的,所以有两根丝,要把它拆散,重新做成两个茧,但茧房因此变薄了,虚就会乘乱逃出。
把信放入一号巢后,用不了多久,虚就会把信送到虫师带着的二号巢里。但是那几年都不更换,虚会在巢中渐渐扩大虚穴,总有一天会和某个地方的密室或虚穴连通,到时信就无法正常接收了。
虚是在现世到处营造风穴的一种可怕的虫,这一带经常会冒出虚,发现密室后就会冒出来,所以不能关上房门,误关了之后不能打开,打开后万一里面有虚的话,就会跟随逃出的虚困入虚穴,虚是无法长期待在密室外的生物。
光脉流经的树中冒出虚的话,就会像这样出现抗拒反应,长出虫瘤。

第十八集 抱山之衣

栖息在外褂上的好像是这里的“产土”,一些土地中特有的生物,泥状的虫,不过那是在土中的形状,到地面上之后就会变成烟状。这地方发生过严重的泥石流,大量的“产土”也在那时候被一起冲走了,那些“产土”被冲走以后,发现了这件外褂并栖息在内,好像栖息着很多,“产土”无法在其他土地中生存,所以聚集起来了吧。
这外褂的布是用这里山上的材料做的,“产土”闻到同类的气味后会聚集起来,微量地寄存于那片土地上的植物体内,被食用后“产土”也就寄居在了动物体内,因为是哪儿都有的虫,影响不大,宿主离开土地后就会全身无力,只要回到出生地,其他的小虫就会永远予以守护。

第十九集 天边之线

天空中垂下了一条线,吹做了个伸手抓的动作,那一瞬间,就砰地飞上了天空,一下子消失在高空中。
天边草,一种栖息在高空中的虫,平时就像是有尾巴的气球一样,在“光脉筋”这一特殊的土地上空游荡,以食用空中发出微光的虫子为生,晚上看起来那就像是蛇行的星星,因此别名又叫“行星”。偶尔当高空中的饵食不足时,那东西就会把钓线一般的触手伸到近地面上空,看起来就像是一根线,但动物一碰到就会被卷到高空,吞不下就被从高空中抛下,所以大部分会掉到地上摔死。
虫,诞生于暗处,群集于阴暗之间的生物,吹说它们是躲在阴暗处或飘在空中的小生物。

第二十集 笔之海

淡幽右脚上的黑色胎记是封印虫后留下的痕迹。玉婆婆的先人是虫师,在淡幽的先人体内封入了禁种之虫。
本来动植物与虫是HX共存的,一荣俱荣,一损俱损。但是在很久以前的一场天灾之后,动植物和虫都衰弱无力之时,另类的虫出现了,意欲灭绝其他所有生命。就是禁种之虫。
淡幽通过听虫师说故事然后誊写到纸上来封印虫。
这些书是地地道道的秘籍,内容就不必说了,更主要的是在于其之所以存在。

第二十一集 绵胞子

绵吐,像绿色棉絮一样漂浮在空中,进入孕妇的胎内,寄生在受精卵上。虽然出生时形如淤泥,但会迅速逃入地板下或顶棚上。一年后,开始将婴儿样的“人蕈”送回其生身父母。“人蕈”的身体和虫的本体用丝一样的东西连着,那些不过是向本体输送养分的虫的一部分而已。“人蕈”临死时散放大量“种子”。一个人感知的信息向其他人传播,因为每人都是藉由根部连在一起的整体的一部分。
绵吐在感知到灾害等危机时,会分离“人蕈”,尽量让种子往别处逃生,“人蕈”则会改变形态,长眠。

第二十二集 海中龙宫

那光总是出现在那块岩石附近,那块岩石的下方是处叫作“龙宫”的海渊,在那儿丧生的人可以重生,样子和原来的一模一样。
满月时那里会浮上来一粒一粒红色的小红珠。
那一粒一粒中的是各种生物的“胚”,最初始的物质,吞下它的人,会怀上与沉入海中的人一模一样的小孩,说明那虫能使生物返回“胚”的形态。
那种虫,发光,诱捕生物,化成初始形态后排出体外。或许可以说是吞噬生物的“生存时间”的虫。

第二十三集 锈声

野锈,通常附着在尸骸上,分解尸骸,是无害的生物,不喜欢海风,分解尸骸时会发出一种声音。繁的声音就类似于把这种声音放大了几百倍,因此,山中的“野锈”以为有食物就聚集过来,但并没吃的,所以蔓延到了活体生物上了吧。

第二十四集 篝野行

幽火中有种叫“火种”的虫,那种虫就是幽火的实体,吸取人的体温的生物。那草是“火种”的幼体。
火种很常见,散毒的应该是极个别所拥有的习性,那东西可以让人点着火,得到火,发育成熟之后,就能用那火引诱人,吸取人的热量。但这毕竟是“伪火”,给予幼体“伪火”,不能发育成熟。要消灭那种草,用幽火烧就行了。

第二十五集 眼福眼祸

眼福,被称为梦幻之虫,据说看上一眼就能治好眼睛。
被看到后就寄宿眼内的虫,使眼珠在宿主死后仍继续存活,与别的生物组合,最终完全占据之后,开始逐渐疏离,这样的话,分离的时候就要到了。眼珠在自行活动,而后跳出眼眶。
能看到很远很远的地方,能看到无法触及的“定下的事”。逐渐能透过眼睑看到外面,能看到自己眼珠的未来。

第二十六集 踏草之声

山这里是光脉流。这片土地上流淌着生命之源,混入水中,蒸发,形成雾,所以这里的雾都是有生命的,所以颜色和形状不是每天都一样。看雾就知道那片土地的状况了。略带青色的话,山气平静,适宜赶路;略带红色的话则相反。略带金色的话,山况最佳,最适宜动身。
这片土地以前曾是“光脉流”,但却被抛弃了,众多的虫也与之同移了,只剩下一些留在人附近的虫,孩子身体虚弱差不多是这个原因。

结语:这世上,到处都是不为人知的生命。

本社团 最近人员大量死亡
希望有爱 有混 有热情 人来这里
Q群:35906177

[ 本帖最后由 lz_skwa 于 2008-10-9 16:11 编辑 ]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angelcry_yingyu 发表于 2008-10-9 12:36:33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分享~~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游客
请先登录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